双11过后退货开始:揭秘快递纸箱背后的“垃圾战事”

2019-11-27 08:13 来源: IT时报  钱奕昀 

  11月22日,傍晚6点多,夜幕降临,在一个住着900多人的小区内,3位中通小哥蹲在地上,忙着揽件包装。地上,堆满了将要发货的快递。

  双11过后,“退货大潮”开始了。

  这些被发回商家的快递,大多用快递公司的一次性塑料袋包裹,缠以层层胶带,少量用纸箱包装,但外观五花八门。

  “寄件的箱子哪里来的?”

  “自己解决,有捡的,还有从废品回收站买的,你看,这是今天从熟人那买的纸箱,中型大小,3块钱一个。”

  “听说菜鸟和中通合作‘回箱计划’,你知道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小哥一边说,一边在一个细长条物件上缠上厚厚的泡膜和胶带。

  12.92亿,今年双11天猫物流订单再创新高。然而,这场网购盛宴同时带来的,还有海量包装垃圾。

  近几年来,不少电商和物流企业相继启动了快递包装回收计划,意在鼓励快递包装多次循环,但《IT时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回收计划进展都不太顺利。

  被“遗忘”的绿色回收箱

  家住静安区的李先生也颇为烦恼。双11过后,快递不断,每天他都要抱着一摞纸箱去垃圾站,可一旦错过垃圾站定点开放时间,家里纸箱就要几乎堆成小山,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。

  “知道可以将箱子给快递小哥吗?”“不知道,小哥也没说啊。”

  今年8月,菜鸟联手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韵达、百世发布“回箱计划”,上海作为先行城市,首批落地1000个绿色回收箱,顾客前来驿站取件时,可将拆下的纸箱放进回收箱,便于重复使用。当时媒体报道,圆通在旗下妈妈驿站铺设了近7500个绿色回收箱。

  然而,当11月24日《IT时报》记者走访上海某小区的“妈妈驿站”和数个快递站点后,都没有看到绿色回收箱,快递小哥也都表示没听说过“回箱计划”,而10位前来“妈妈驿站”取件的居民中,只有1位依稀知晓“回箱计划”。

  在记者设计的一份调查问卷中,143位受访者只有16位见过菜鸟绿色回收箱,3位使用过回收箱。

  除了菜鸟联盟的“回箱计划”,京东也有类似的回收箱。

  上周,《IT时报》记者走访了北京某高校的“京东派”站点,只见门口摆着一个显眼的绿色回收箱,但里面却塞满了快递塑料袋与各种垃圾,没有一个纸箱。站点负责人对回收箱的情况并不清楚。记者在这里蹲守了半小时,没有任何学生将快递包装盒拆下,放进回收箱或交给工作人员。

  不远处一个较大的京东物流站点里,回收箱比“京东派”大了不少,却空空如也。站点负责人表示,回收的纸箱他们一般当天寄件就会消化,“纸箱的用户回收率大约在20%-30%。我们不会主动提示用户回收,怕影响派件速度。”

  11月22日,王诚(化名)收到的京东快递上,贴了一个绿色封条,上面印有“包装回收再用,共同助力环保”的字样。这是11月18日京东物流推出的“环保来敲门”行动。京东小哥在送货上门时,可将用户闲置的纸箱回收,并奖励一定京豆。然而,也仅仅多了个封条,王诚并未收到快递小哥的任何提示。

  143位问卷受访者中,只有3位知道并使用过京东的纸箱回收,近80%表示从未听说过该计划。

  可循环箱使用率不高

  除了快递箱回收计划,各大快递、物流公司也纷纷试水,寻找新型材料代替传统包装。

  2017年4月,苏宁推出“漂流箱”和“共享快递盒”。2017年底,京东物流推出“青流箱”。它们采用100%可回收PP(聚丙烯)材质代替纸箱,并用自带锁扣代替封箱胶带。

  目前,苏宁物流在全国范围内投放了40多万只共享快递盒,一年至少能节约4000万个纸箱。此外,还推出二维码共享快递盒,替代电子面单。他们算了一笔账:共享快递盒的平均成本在15元左右,约为传统纸箱的10倍。但一个循环快递盒可使用40次以上,循环下来总成本相比传统纸箱成本节省70%。

  2018年6月,顺丰推出了丰BOX 循环包装箱,以尼龙布为主,并用拉链代替封箱胶纸。目前,顺丰已投入数十万个丰BOX,总使用次数达数百万次,平均单个循环使用接近10 次,单体箱子最高使用次数已达42 次,共减少碳排放约1600 吨。

  但是,这些替代包装推行一两年来,渗透率、周转速度远远跟不上传统包装。北京某京东物流站点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站点日单量在3000单左右,青流箱的使用每日多则30、40次,少则只有1、2次,甚至没有。618、双11大促期间,由于订单数量太大,京东青流箱停止使用。

  在143位调查问卷用户中,收到过替代包装物的不足30%。

  回箱收益不敌派件速度

  最近几天是退货高峰,上述中通小哥每天的派件量从200上升到500单,由于公司不提供寄件包装,他自己负担的纸箱成本也多了不少。

  “为什么不提醒用户将纸箱还给你们?”

  “时间来不及,怕影响派件速度。”

  据了解,除顺丰、京东等少数物流公司外,绝大部分快递公司的寄件包装需要站点小哥自掏腰包解决。即便如此,他们宁可掏钱买,也不会问用户回收纸箱。他们最担心的,还是送货不及时。

  算一笔简单的账,高峰时期,一个快递小哥一天寄送700多单,平均每个快递平摊的时间只有1.3分钟,每单平均收入2元左右,为了加快速度,快递小哥宁可选择自掏腰包的智能快递柜或者快递驿站。但如果等待客户拆箱,或者直接送货上门,势必造成送单量急剧减少,影响总体速度和收入。

  对快递小哥而言,尽管寄件纸箱要自掏腰包,但毕竟需求量不大,和因等待拆箱而影响的速度相比,自然前者更具有性价比。

  从多家电商平台的回收计划来看,除了快递驿站的回收箱,并没有推出任何针对快递小哥的奖励计划,这也被认为是这些政策很难被实质性执行的主要原因。

  纸箱、胶带,你会分开扔吗?

  在《IT时报》记者走访的“妈妈驿站”小区,尽管“妈妈驿站”就设立在垃圾桶旁,但在记者采访的10位居民中,无一人表示会将纸箱还给“妈妈驿站”循环寄件使用。

  “我们每天会处理20-30公斤纸箱。”旁边的保洁人员说。一个可回收垃圾箱远远不够承受这些量,他们需要不断清理。旁边的蛇皮袋,覆盖着一堆堆等着运到废品回收站的纸箱。

  在143位问卷受访者中,近半数表示会将纸箱直接扔进垃圾桶,只有15位表示会留作它用,会归还快递小哥或快递驿站的则无一人。纸箱的直接二次利用率只有10.49%。

  支付宝合作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易代扔CEO张洪铭认为,快递包装的回收,需要消费者提高消费后的责任意识。虽然上海已实施垃圾分类近半年,但他们上门回收纸箱的过程中,鲜有消费者将胶带、面单撕下,将纸箱压扁。

  在记者的问卷调查中,只有18.88%的受访者(大部分来自上海)表示压扁纸箱、撕掉面单和胶带都会执行,而都不会的高达30.07%。

  绿色包装押金,你愿意付吗?

  从事新材料研究的北京尼傲科技有限公司CEO孙巍认为,要改善快递包装环保问题,需要各部门联手,建立快递包装循环体系。

  一位曾在德国留学的人士告诉记者,欧洲许多国家将可回收包装的押金算在总价内。例如,一瓶矿泉水售价2欧元,其中包含空瓶押金1欧元,当用户返还空瓶时,便可用1欧元购买一瓶新的矿泉水(或其他等值商品)。这间接强制了包装的回收。

  但在中国,这样强制性的政策执行有相当难度。

  针对“你是否愿意垫付绿色包装押金”的问题,143位问卷受访者中,不愿意者高达79位,超过半数,愿意垫付3元(含)以下的有50位,愿意垫付3元以上的只有14位,不到10%。

  针对这些问题,孙巍提出了如下建议:

  快递包装循环的前景,依然道阻且长。